相关文章

“水下森林”活水来 杭州拱墅区探索内河治理新路

内河治污一直是城市治理中的难点和痛点。特别是杭州、宁波这样的南方城市,人口密集、河网密布,内河常水位低、河水流速慢,污染物极易积聚。

“五水共治”在浙江全面推开后,在用传统方式进行岸上截污纳管、河道清淤疏浚的基础上,各地政府都加大了水利设施、污水处理设施、排污管网等的建设力度,逐渐补齐了基础设施的短板。在传统的“截污、疏浚、引流、固岸”治水模式之外,杭州的生态化治理尝试,若能探索出一条城市内河治理的新路,将为各地提供一个可资借鉴的新蓝本。

只要有空,杭州拱墅区城管委河道监管中心副主任袁正国都会习惯性的到后横港走走,随意打上一瓶水来细细查看,阳光下水质清澈。

这条昔日每年爆发蓝藻的黑臭河,凭借生在河底那片浓密茂盛、四季常绿的“水下森林”,竟恢复了自净与修复能力,常年保持在Ⅳ类水质。

新年伊始,拱墅红旗河片区下辖的6条河流正如火如荼开展类似后横港这样的生态整治,它们将被打造成一个“天然净水器”,每天将一万多立方米的清洁河水反哺运河。

黑臭河怎样变身为“净水器”?利用生物治水有何优劣?以水治水、反哺运河的梦想是否只是纸上谈兵?记者深入拱墅河网,一探究竟。

河道自净

“食藻虫”打头阵

后横港位于拱墅区祥符街道湖州街北侧,是红旗河片区内一条流域面积相对不大的城市内河。几年前,附近居民说起这里,都会用“黑臭河”代替它的名字,河道水质也一直处于劣V类。

“我们分两期引入生态治理技术,最早尝试了300米,后来一步步扩大到全部水域。”袁正国介绍,2012年河道清淤过后,拱墅引入上海太和水环境发展有限公司治水,该公司主打以生态控藻为主的水体生态修复技术。简单说,就是让控藻生物“食藻虫”打头阵,摄食水体中的藻类、浮游生物、有机颗粒和悬浮物,增加水体透明度,使得光照能够进入水底。

阳光能透入水底光合作用,就有了种植沉水植物的条件,四季常绿型矮苦草、改良轮叶黑藻、改良刺生苦草等耐污性较好的水草在河床上扎下根,既净化水质、又为引入的螺、贝、鱼、虾等高级水生动物提供了充足的饵料。于是,采用投放食藻虫—曝气增氧—种植沉水植物、投放鱼类建立完整生态系统这“三步走”,后横港成为了生态系统完整的河道,也拥有了足够的自净能力。

袁正国清楚地记得,2012年8月下旬种下的第一批沉水植物,种植成功没多久就连续大雨,雨水口排出大量泥浆,把整条后横港都搅得浑浊不堪。“我以为试验失败、种下的水草打了水漂,没想到,之后又连续放晴一个礼拜,沉水植物不仅顽强生存下来,水体竟然更加澄澈。”他对比发现,那些没有种植沉水植物的河道,淤泥每年都要增加50厘米以上,而沉水植物还可以吸附淤泥,让昔日严重污染的河床不板结,淤泥几乎也不再增加。

片区联动

水体交换快起来

治理成功的后横港,成为杭州市首条生态示范河道。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后横港仍是一条“故步自封”的河道,清是清了,却未能和拱墅区的其他河道联动起来。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治理完成的河道带动整个片区水质的提升。”拱墅区城管局副局长管建弟说,为了正在进行中的红旗河片区生态改造,他们已准备了三年。

红旗河片区位于京杭大运河与西塘河之间,下辖6条河流,面积超过11万平方米。自北向南依次为南洋河、周家河、红旗河、后横港、连通港以及贯通南北的十字港。如今,后横港、连通港治理已经完成;红旗河与十字港的生态治理已经开工,预计今年上半年可见成效;而南洋河、周家河已完成底泥疏浚。

这些河道平时水量偏低,水流得很慢,一旦岸边有排污,很容易堆积起来造成河道负担。要想让整个片区的水清起来,拱墅区计划加大配水。通过配水,增加片区内河道水量,加速水体流动,加快片区水体与外界交换,让片区变成“活水”。

据介绍,未来,红旗河片区将形成四条配水水流走向:西塘河→十字港→红旗河→运河,西塘河→十字港→红旗河→西塘河,西塘河→十字港→后横港→运河,西塘河→十字港→连通港→运河,通过泵站提水、用闸门控制水量。

“红旗河片区内常水位在1.7米左右,片区外围西塘河和运河常水位在1.35米左右,通过排水闸的高程调控,基本可实现水体的流通。‘水下森林’完善后,上游的来水流经这些河道,相当于被天然过滤,再向运河排出洁净水体。”管建弟测算,未来,仅红旗河片区11万平方米的洁净水域,每天能将一万多立方米的Ⅲ类至Ⅳ类水排入京杭大运河。

以水治水

减少运河污染

据悉,拱墅区有城市河道61条,总长105公里,水域面积223万平方米。由于整个区域总体地势很低,诸条水系最终都流入京杭大运河。多年以来,周边河网并未完全打通,加上内外污染,拱墅片区水系总体水质一直属于劣Ⅴ类,大运河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利用生物循环系统进行生态治水不可能一蹴而就,好比给河道吃中药。”袁正国说,目前,沉水植物的养护费用每年每平方米约14元,费用虽不高,但在养护过程中需要非常的耐心。要定期进行水面保洁,补种沉水植物及优化放养水生动物,降雨量大的季节,更要格外小心养护。

袁正国最怕沿河单位持续偷排污水,河水一直浑浊没有光照,沉水植物就无法与污染物“抗争”。在2013年整治康桥新开河和2015年整治连通港时,他们都遇到河道旁边的建筑施工单位违法排放泥浆和基坑水,使得沉水植物全部死光,只能重新种植。

“新年,我们在种植沉水植物的同时,还将做好河道综保工作和两岸绿化工作,做好截污实现‘零直排’,三管齐下,全方位打好治水组合拳。”管建弟说,以水治水的天然“净水器”能否让杭州的内河治理起到实效,还有待时间检验,但聚沙成塔、水滴石穿,无数个小环境的水质好了,整个区域的水环境提升也指日可待。